返回上一頁 137.巫女 回到首頁

137.巫女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137.巫女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天黑下山不方便,秦明一行人在栗山家的神社休息一晚。

次日啟程。

“安倍大人這就走了嗎?”栗山大助還是有些不安。

栗山右助也嘟囔著:“要不我還是去甲府城里的旅館,再住一陣子吧....”

童年一起玩的五個小伙伴被害死了四個,就剩他一個,換誰都害怕。

不待秦明說話,神婆率先道:“安心吧,安倍大人已經驅散了惡靈,哭聲昨晚就已經停止了。”

“老婆婆還是去甲府城找個大夫看看吧,幻聽雖然不適什么大不了的事,但這是你的身體在發出預警,年紀大了,要多注意一些。”

秦明繼續道:“栗山家主要是不相信的話,就等著看吧,家里再有詭異的事情發生,說有妖怪也不遲。”

反正座敷童子都走了,也不能有惡作劇一樣的鬧鬼事件發生。

真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,應該是失去座敷童子帶來的幸運、財富后,栗山家可能會更加衰落。

不過這和妖怪也沒什么關系吧?

回到甲府城,龍馬看起來像是憋出了內傷一樣,迫不及待的問著栗山家發生了什么。

“什么?!四具尸骨?!”

“座敷童子?”

“獻祭一樣的儀式??!”

龍馬捶胸頓足,自己怎么就沒去呢?

“都是前代栗山家主做的,為了不存在的妖怪殺死了族中的孩子,親手扼殺了未來,真是悲哀。”

佐奈子沒有懷疑秦明的推理,只是嘆息著人們的愚蠢。

“那可未必,又沒有實質性的證據,栗山家主已經死了,死無對證。”

“既然他這么壞,說不定連座敷童子傳說里的小女孩,也是被人推下山崖摔死的呢!”

秦明壓制著內心打龍馬一頓的沖動,因為他從龍馬的話語中,得到了一些提示。

兩張紙,一張是座敷童子的怪談,一張是懺悔罪孽的地藏本愿經,有一定關系,但如果仔細觀察,就能發現上面的字跡不一樣。

地藏本愿經肯定是前代栗山家主所寫,那座敷童子的怪談又是誰寫的呢?

而且還和尸骨放在一起,書寫怪談的人,前代栗山家主肯定認識。

秦明不得不重視起這件事,畢竟涉及到十五年前。

來到甲府的這一路上,遇到了很多十五年前發生的事,他隱隱察覺到十五年前的甲斐,發生過一件大事。

和甲州的寶藏有關?

還是另有玄機?

就好像有一只無形的大手,一直在推動著一切,海坊主,溺之女,座敷童子,背后的這個人,一定知曉妖怪的成因。

水戶天狗黨的上層?這樣也能解釋天狗黨為何會注意到甲斐。

不過黑田家和切支丹的也有嫌疑,總而言之,得更加謹慎一些。

秦明思考片刻,暫時放下關于十五年前的事,問向龍馬:“我們離開之后,黑田長德有沒有派人過來,附近有沒有武士、足輕監視?”

“有啊,還挺多的。”

龍馬掰起手指頭數著:“門口有四個,說是保障我們的安全,光明正大派來的,三十五步外賣天婦羅的攤販、左拐角的三味線琴師,都是他們的人。”

“還有四個偷偷摸摸住了進來,這就十個了。”

龍馬脫了鞋,掰起腳指頭:“加上樹上的一個,房檐上的一個,時不時過來換崗的,有十七八個吧。”

秦明用折扇掩著鼻子:“堂堂北辰一刀流免許皆傳,數數都不會嗎?”

“這不是讓你看的更清楚一點,連比帶畫,簡單易懂。”

龍馬滿不在乎的笑著,又提起了座敷童子:“底下密室里的儀式是什么樣的?給我畫一畫吧!”

秦明搖頭拒絕:“哪有什么儀式,栗山家的白癡瞎折騰的,跟你擺幾根蠟燭沒什么區別。”

龍馬道:“那下午步行巫女的降靈儀式,你去不去?”

“去啊,那怎么能不去?”

秦明下意識答道,腦中不由得浮現出了紅白相間的巫女服、二趾襪、紅紐草鞋。

這話剛說完,佐奈子突然進來,接過話道:“去哪兒?”

“呵呵,你們聊,我先走了。”龍馬恨不得找個地方鉆進去,臉上浮現山南敬助一樣的尬笑。

秦明面不改色的說道:“步行巫女的神降儀式。”

“步行巫女?”佐奈子皺眉道:“那種東西有什么看的必要?”

秦明義正言辭道:“步行巫女在戰國時是侍奉于武田家的忍者,武田家已經沒了,我們找不到任何線索,但巫女一直傳承到現在,也許能看出些端倪。”

“這樣啊....”佐奈子道:“那從栗山家拿來的那些東西怎么處理?”

秦明一行人去栗山家可不是除妖的,主要目的是從栗山家手中,得到一些甲州寶藏的情報。

經過一夜的商談,栗山大助答應將栗山家所掌握的一切線索給秦明,但秦明也要保證,等回到江戶后,向將軍提議讓栗山家遷至江戶。

秦明滿口答應,他會盡力,至于能不能成,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了。

栗山家當即就將有關甲州寶藏的一切拿來了,說來也和前代栗山家主有關,是一冊被前代栗山家主勾畫過的《甲陽軍鑒》。

秦明道:“你們先各自看一看,到時候一起研究,這種事急不來。”

“也是。”佐奈子欣然點頭。

甲州夢小路,客流如織。

秦明和龍馬、土方聯袂而入,身后跟著永倉新八。

土方、永倉都是絕靈體質,左右護法足夠讓秦明好好看上一場表演。

巫女們身穿白色小袖(白衣),挎著緋袴(紅裙),頭發用檀紙以及水引(裝飾用頭繩)扎起,華麗而舞。

降神、祭祀、祈禱,其實就是取悅神明的手段,大多都是以舞蹈“神樂”來完成的,因而巫女有時候也會被稱為舞姬、御神子。

既然要取悅神明,與神明溝通,巫女的角色必須由圣潔無垢的女性來擔當,年輕漂亮是必須的,此外還得“干凈”。

這也是武田信玄當年為何會用巫女來當忍者,獲取情報的原因,這算是變向的美人計,直戳男人的脆弱之處,很少有人能抵擋。

“安倍大人?”

路上遇到了個熟人,便衣出行的黑田長德驚訝道:“安倍大人不是去到栗山家驅鬼鎮邪了嗎?”

秦明哈哈笑道:“已經解決了,不是什么妖邪作祟。”

“能不能細致講與在下,畢竟這也是在下的職責。”黑田長德頗為好奇。

為了防止龍馬添油加醋,秦明讓土方三言兩語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 https://lnwow.org/Read/95721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