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133.座敷童子 回到首頁

133.座敷童子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133.座敷童子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天早上,龍馬提議在甲府城逛逛,繼續搜集情報,有機會還可以去城下町看看武田家的遺址,興許有什么發現也說不定。

佐奈子表示贊同,黑田長德告訴他們的消息,有五成是真的就不錯了,剩下的五成,還得他們自己去尋找,而且還得多留心一下服部半藏正義的行蹤。

眾人決議先用過早膳,再一起行動。

“甲斐的葡萄....好酸啊.....”

吃著早膳,秦明有些嫌棄。

龍馬打著哈欠,左右環顧,見著佐奈子不在,道:“不是說甲斐有巫女的嗎?巫女道的修行道場,步行巫女....”

土方雙眼一亮:“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...”

秦明立即打斷:“收起你大膽的想法,因為甲斐有一套嚴密的刑法。”

“有關巫女的刑法?!”龍馬嘆息道:“怎么會有這種東西?龍馬大爺可是北辰一刀流免許皆傳,只要引誘我,說不定能得到北辰一刀流的秘技呢!”

“這樣啊,那你去給沖田買套巫女服,他肯定很樂意。”

土方扒拉著碗里的蕎麥面,興致缺缺,來了甲斐卻沒什么機會見巫女,那不是白來了嗎?

“辦正事去吧。”

秦明也覺得遺憾,不過有佐奈子同行,辦起事來也不方便,還是正事要緊。

“去見見栗山右助,親人就死在這里,沒想到他還住在旅店,看來他家里真的有什么東西。”

“妖...妖怪嗎?”龍馬頓時來了精神。

“你留在旅店,和武市一起。”

秦明頭也不回的往栗山右助的房間走去。

據栗山右助所說,他是因為家里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,才會搬到旅館暫住。

剛好在這種關鍵的時間發生,不得不讓人多想。

雖然秦明并不想和妖怪打交道,但想獲取情報,多套點信息,似乎無法避免,無論是切支丹還是天狗黨,乃至黑田長德,都對妖怪有一定了解。

“栗山家起于栗山善助,“黑田八虎”之一、“黑田二十四騎”之首,最鼎盛時,領有15000石俸祿,被譽為“黑田家的良心”。”

秦明與栗山右助相面而坐,栗山家來頭不小。

栗山右助尷尬道:“什么“黑田家的良心”,栗山家早就衰落了。”

栗山家衰落不假,大名鼎鼎的栗山善助死后,由其嫡子栗山利章接替家督之位,但是這個栗山利章卻一點也不老實,雖然身為黑田長政過世時的托孤家臣之一,卻和新主君黑田忠之發生對立,后來甚至直接向幕府上書,誣告其謀反,由此拉開了史稱”黑田騷動“的黑田家內亂的序幕,最后的結果倒是簡單,利章的陰謀敗露,被流放,黑田家得以穩定傳承。

秦明道:“栗山利章被流放到盛岡藩后,自此在盛岡藩生根,栗山家應該一直在盛岡藩經營,你為什么會回到黑田家的治下?”

栗山右助道:“盛岡藩是流放之地,誰愿意在那種地方多待?黑田家一直想方設法讓栗山家回歸,并承諾依舊以家臣相待,到了我父親這輩,才得以成功回歸。”

秦明問道:“回歸的話,理應回到福岡藩,怎么會來到甲斐?”

栗山右助一臉苦笑:“當年栗山家謀害了黑田家,即便以前是密不可分的主從,關系也漸漸淡了,早就留下了疙瘩,哪能讓我們如此輕易回歸?”

“栗山家可是害的黑田家險些被改易除名!”

秦明笑道:“這樣的仇怨,黑田家依然不遺余力想方設法讓你們回歸,肯定別有目的。”

栗山右助嘆了口氣:“既然是安倍大人相詢,我也就不隱瞞了,遲早會被他人知曉。”

“請講。”

栗山右助給自己倒了碗水:

“栗山家為黑田家家老,侍奉過黑田官兵衛、黑田長政兩代家督,說是第一心腹也不為過,如此,自然也知道些黑田家不為人知的秘密。”

“比如黑田家掌握的甲州寶藏?”秦明忽然開口。

“是的。”栗山右助繼續道:“不過不是具體的甲州寶藏,而是相關信息,黑田官兵衛、黑田長政兩代黑田家家督,都對甲州寶藏有所研究,當時作為第一心腹的栗山善助,也知曉一二。”

“只是后來不知怎么,黑田家非但沒有發掘出寶藏,到了第三代家督的時候,甚至還將甲州寶藏的線索遺漏了,反倒是作為心腹的栗山家,掌握的信息更多。”

“栗山利章冒著巨大風險,構陷黑田家,就是為了取黑田家而代之,自己掌控甲斐,因為他知道甲州寶藏的線索。”

“而后計劃失敗,被流放驅逐,黑田家依舊不計前嫌,愿意上下協調助栗山家回歸,并不是因為主仆情深,而是覬覦著栗山家所掌握的甲州寶藏線索。”

秦明問道:“明知道黑田家不安好心,栗山家為何要搬回來呢?”

“盛岡藩不是人呆的地方。”栗山右助想起了些不好的回憶:“而且當今局勢動蕩,甲州寶藏總有一天會被人找出來,與其等到寶藏出世,栗山家所掌握的線索再無用處,倒不如趁著還有利可圖的時候,盡可能爭取更多的利益。”

“不過我們也知道,要是直接回歸到黑田主家所在的福岡藩,肯定被吃的骨頭都不剩,所以各退一步,選擇了甲斐。”

“甲斐是幕府直轄,黑田家雖然有分家家主擔著甲斐國司的職位,但終歸要考慮到幕府,不會太過肆意妄為。”

“倒是個聰明的決定。”秦明意識到什么,問道:“栗山家是什么時候回到甲斐的?”

“十五年前吧?”栗山右助回憶道:“那時候我還小,叔母知道的應該多些,可她....”

“節哀。”

又是十五年前?

秦明不改顏色:“長話短說,我的目的就是甲州寶藏,這也是幕府的意思,如果你能給出可靠的線索,幕府肯定會對栗山家提供保護,天下雖亂,幕府依舊是最大的勢力。”

拿著幕府的名號,扯起虎皮大旗,不斷添加有生力量,掌握有效情報,一點點接近甲州寶藏的真相,才是他要做的。

至于幕府到底會怎么做,是什么樣的態度,管他那么多干嘛?

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 https://lnwow.org/Read/95721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