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132.甲陽軍鑒 回到首頁

132.甲陽軍鑒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132.甲陽軍鑒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黃金之國!

一旦涉及到錢財,沒多少人能淡定說出“我對錢沒興趣”。

要真有,那肯定是在裝逼。

黑田家的武士自然不必多說,眼睛都變成了金子的形狀,即使是秦明一行人都是在大都市見過世面的城里人,也是如此。

只有沖田和龍馬不以為意。

沖田是只想修行,找人打架,腦子里壓根沒有金錢概念。

龍馬則是覺得再多金銀都沒用,付錢別想!坂本大爺更喜歡做不付錢的買賣。

“馬可波羅到底有沒有來過日本,還是個疑問,所謂的東方見聞錄中,有大量記載錯誤,與其說是游記,更像是聽人道聽途說,加上自己的臆測,所寫的故事小說。”

秦明一副高人風范,雖然他比誰都想入手大筆甲州金,直接逃離這百鬼夜行的日本。

“這種吹噓,就不要說了,既然黑田大人說你對甲州的寶藏有過深入研究,還是說說你具體所掌握的信息。”

“只有找到了甲州寶藏,才能從根源上解決那些涌入甲斐的有心人,是吧,黑田大人”

“嗯”黑田長德望向四郎:“四郎,你與安倍大人說說我們手上的情報。”

“是。”

四郎稍微組織一番措辭,道:

“武田信玄死后,武田勝賴繼任武田家家督,勝賴時期,甲斐用來供養武士的錢奉銳減,訂購的具足、兵刃同樣減少,種種現象都表明,甲州金存量不夠。”

“因而人們通常認為,武田勝賴敗亡,武田家消失于歷史之中,是因為武田信玄大肆開采國內金礦,到了武田勝賴時,甲斐的金礦已經無法滿足所需,導致國力衰退。”

“后來德川家康開府,甲斐再度成為金礦產地,是因為采礦技術進步。”

“也就是說,武田家當年只能開采表層的金礦,武田勝賴時期已經趨于枯竭,而到了江戶時期,采礦技術提升,甲斐金礦就又能重新開礦,所以再度出金。”

“正因此,甲州寶藏一直都只是一個傳說,因為人們都認為,武田勝賴時,甲斐金礦已經枯竭,沒有多余的金銀,自然不可能將大量金銀埋藏起來,后來金礦又被幕府所掌控,根本不可能外流。”

一番話下來,秦明對甲州寶藏的了解沒多多少,倒是對四郎的身份有了一定猜測。

人們一直以家康神君來稱呼德川家康,這家伙敢直呼其名,肯定是德川家的對頭,要么是有過禁教仇怨的切支丹,要么就是尊王攘夷黨派,直接排除天狗黨,雖然天狗黨又是暗殺又是爭位,但水戶藩終究是幕府親藩,再怎么打鬧依然屬于幕府內部力量。

這樣一來,黑田長德鐵定有問題,就是證據不足,不能輕動。x

四郎拿出幾頁紙,道:

“這是我從甲陽軍鑒上摘抄的一部分。”

甲陽軍鑒是甲州流派的著名兵書,主要論述了以武田信玄和武田勝賴父子為中心的甲斐武士的治軍、指揮作戰、施政等經驗,以及他們的抱負理想。

里面能找到很多當時的風物以及小細節,早上秦明和近藤買完了刀,就順手買了一本,有助于增加對甲斐的了解。

四郎指著文段:

“天正二年,武田勝賴免除甲斐荒川金山眾諸役。”

“天正五年,荒川金山眾再次諸役免除。”

“天正八年,甲斐的田邊民部右衛門尉等再獲諸役免除。”

“如果金礦枯竭,不產金子,為何要免役讓采礦之人只吃飯不干活”

近藤有些意動,光吃飯不干活天底下竟有這等好事!

“武田勝賴時期,甲斐依然能挖掘出大量金子,只是那時候織田信長勢大,武田家實力衰弱,接近滅亡,才不得已將大量金子埋藏起來,作為以后東山再起的軍用資金。”

“可惜,武田家最終沒能復興,這筆甲州金,被大家漸漸淡忘,一直沉睡在甲斐的某個地方,只有傳說流傳了下來。”

所有人都緊張的屏住了呼吸,不敢出聲。

按著四郎所說,甲州寶藏確實存在,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當年武田家用來東山再起的大筆甲州金!

龍馬不由得問道:“那么所謂的甲州寶藏,到底埋藏在哪里”

四郎搖搖頭:“要是我們知道甲州寶藏的所在,也不用一籌莫展了,直接將寶藏挖出來,甲斐就清凈了。”

“什么嘛”龍馬撇了撇嘴。

“別急。”佐奈子聽出四郎話里有話。

果不其然,四郎話音一轉,繼續道:“不過我和黑田大人已經大致鎖定了一些地方,以甲陽軍鑒中記載,武田信玄當年的主要活動地帶為主,分別是雞冠山的礦山遺址、河口湖的湖底以及青木原樹海”

“如果將范圍擴大到武田勝賴時期,還有武田勝賴自殺的天目山。”

秦明心中一動,四個地點,兩個都和富士山有關。

河口湖是富士五湖之一,也是唯一一個擁有湖中島的湖泊,青木原樹海就在富士山下,是有名的自殺勝地,有著不少靈異傳說。

而早前大船未久說過,不少消息稱,甲州寶藏就埋藏在富士山。0

“看來并非無的放矢啊特意引誘人們去往富士山嗎”

“先找找其他線索,實在不行,就去一趟吧。”

秦明如此想著,交杯換盞之間,喝到微熏之時,一場夜宴便散了。

離開本丸,黑田長德與眾家臣在外行禮分別。

秦明回禮,揚長而去。

“先給近藤加加餐,宴會太拘束了,他肯定沒吃飽。”

近藤不好意思道:“米飯就行,兩三桶。”

走了一陣子后,秦明問向佐奈子:“黑田長藝具體是什么段位”

佐奈子一副輕松的模樣:“從他和近藤試刀的過程來看,應該是七段奧傳。”

想著大白軟的近藤也附和著:“他的力氣不大,還被我震傷了,算不得多難纏的對手。”

龍馬插嘴道:“黑田長藝想給你來個下馬威,用近藤的佩刀羞辱我們,沒想到自己反倒折斷了佩刀,沒有趁手的刀,短時間內甚至連奧傳的戰斗力都發揮不出來,不用擔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秦明一臉凝重道:“但我更在意的是那個四郎。”

“那個俊美的少年他看起來對甲州寶藏了解的挺多,但肯定對我們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 https://lnwow.org/Read/95721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