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131.很大,忍一下 回到首頁

131.很大,忍一下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131.很大,忍一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今夜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。

盛夏里的夜宴,其實更適合庭院里舉行,不過貴族階級亂七八糟的規矩太多,黑田長德硬是要在不透風的本丸室內設宴。

不在“公使”之列的武市半平太留在旅店,他本來就與秦明一行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,再說了,大本營也需要人照看,以免有人潛入偷偷摸摸動手腳。

上輩子老神棍教了秦明不少接人待物的方法,他特意特晚到了半刻,剛剛好。

抵達本丸,在侍從足輕的帶領下,秦明一行人來到前廳,看見了黑田家的高級武士,林林總總,近百人,既是護衛夜宴,又不失為一種威懾。

“安倍大人!”爽朗的笑聲中,穿著得一絲不茍的黑田長德迎了上來。

“黑田大人。”秦明笑著拱手。

黑田長德引著秦明一行,很是熱情的逐一介紹,炫耀著黑田家的武力。

秦明壓根不在意這些小嘍啰。

“這是在下親弟,長藝,劍道高手,和安倍大人的同伴,應當有不少共同語言。”黑田長德來到一位精干的青年面前。

黑田長藝審視幾人一番,笑道

“江戶的北辰一刀流?久仰久仰,荒川念流,黑田長藝。”

“荒川念流?倒是少見。”

佐奈子有些好奇,劍道大流派分為念流、一刀流、神道流、陰流,其中念流最為少見。

秦明看了沖田總司一眼。

沖田興奮道“這些都是好手,解決掉他們差不多要半刻鐘,念流的這個不太熟悉,但對付起來也不難。”

那就是殺個七進七出沒什么難度,安心了。

黑田長藝見沖田如此囂張,皺了皺眉“這位也是北辰一刀流的劍豪?只怕得免許皆傳,才能說出這種話。”

“我是天然理心流。”沖田沒聽出黑田長藝話里帶刺。

“什么農民流派。”黑田長藝搖了搖頭,大流派天生有著優越感,因為大流派傳承更完整,更容易晉升。

“天然理心流可不是什么農民流派!”近藤不滿道,但他腦子里的反駁詞匯也僅限于此了。

“哦?”黑田長藝瞥了眼近藤腰間的佩刀。

“安倍大人,夜宴已經準備妥當,我們一起進去?”

黑田長德打著圓場道。

“走吧。”秦明笑著往里走,這趟夜宴不清不楚,讓愣頭青沖田和老實人近藤頂在前面也好。

來到主室,眾人落座。

秦明坐在最上方,和黑田長德平行,但在黑田長德右邊,還有一個空位。

他問道“還有人?”

“有位朋友要來。”

話語間,就見到一個俊美的少年進來。

這個人的氣質有點詭異啊?

秦明打心底覺得不對勁,卻又說不上來具體哪里不對勁。

俊美少年坐在了那個留空的座位上。

下面的黑田家武士,沒有一人有異議。

黑田長德笑道“這是我招攬的門客,四郎。”

門客?

日本向來有招攬門客的說法,秦明其實也就相當于試衛館的門客。

但哪有門客和主家平坐的?

即使是秦明,在家中宴會的時候,也是坐在近藤老師傅下首的。

這個所謂的“四郎”,肯定不一般。

說不定就是切支丹,早前傳來黑田長德勾結切支丹的消息,整個甲斐除了秦明,能和黑田長德平起平坐的,也只可能是和他合作的切支丹領袖了。

身穿彩衣的歌舞伎入場,在三味線的伴奏中,翩翩起舞。

沒有人不識抬舉的打斷美景,有矛盾有正事,那也等看完美女再說。

下人們不斷端上精美的料理,秦明樂在其中。

嘶嚕

近藤的碗里已經空了,意猶未盡“這個煮烏冬面太美味了。”

黑田長德笑著道“這可不是什么煮烏冬面,雖然也是粗面條,但用了大量的南瓜和蔬菜加上大醬熬煮,是甲斐有名的鄉土料理寶刀鍋。”

“據說是武田信玄發明的料理,當時在戰場上,沒什么時間烹煮料理,只能將粗面條、南瓜、青菜配上湯料一通亂燉,沒想到味道卻出乎意料的美味。”

“武田信玄吃的時候,正在品評名刀,所以就賜名寶刀鍋。”

黑田長藝心中一動“既然寶刀鍋因品評名刀而得名,在坐的幾位又是劍道高手,不如就來品評一番各自的佩刀吧?”

“安倍大人手中的村正刀是將軍賜予的天下名物,不知其他人的佩刀,又是如何呢?”

黑田長德頗有興致,黑田家本就留下了許多品刀名作,在這方面,他也算得上好手。

“也好。”

秦明微微點頭,近藤剛得了新刀,通過這次品刀,強化一下“咒”,倒也不錯。

可惜秦明不是很懂品評名刀的術語,一番相當專業的名刀交流,在他腦子里被補充成了古龍風

“紅葉狩,劍鋒x尺x,凈重x斤x兩,備前長船系小太刀”

“加州清光,劍鋒x尺x,凈重x斤x兩,不易為用,然卓爾不凡”

“和泉守兼定,劍鋒x尺x,凈重x斤x兩,刃文活潑,細節豐富,乃關物之極。”

“赤心沖光,劍鋒x尺x,凈重x斤x兩,取關外寒鐵所鑄”

輪到新得名刀的近藤,自然也不甘示弱“長增彌虎徹,刃長約尺半余”

四周一陣爆笑。

在座的都是武士,怎么會分辨不出赫赫有名的虎徹呢?

你要精美一點,仿造的像一點,那他們還會懷疑有可能是真品,可這個農民武士手里的刀,除了配飾稱得上不錯,壓根看不出半點虎徹的模樣。

要是不說出來大家就當不知道,各自留幾分面子,可你還真當成真品虎徹來炫耀了?

近藤稍顯局促,但早就預料到了這種局面,畢竟這柄名物虎徹和自己一樣,十分內斂木訥,很容易遭人輕視。

真的假不了,昨天又是砍木人又是砍樹砍石燈籠的,要是是仿造品,早卷刃了。

“諸位若是不信的話,那就來試一試我這柄虎徹。”

老實人有些一根筋,近藤堅信著虎徹,自然要為愛刀正名。

“這樣吧。”黑田長藝笑道“既然在甲斐,就用武田信玄的試刀方法。”

“當年武田信玄品評名刀的時候,不是用死囚或是草墊試刀,而是以刀試刀。”

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江戶怎么可能有怪談? https://lnwow.org/Read/95721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