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九百六十二章 陌上又花開 回到首頁

第九百六十二章 陌上又花開
劍來第九百六十二章 陌上又花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魄山掌律長命,帶著嫡傳弟子納蘭玉牒,還有身為風鳶渡船二管事的賈老神仙,一起找到了吳鉤和蕭幔影這對道侶。

賈老神仙竟然主動當起了廚子,系上圍裙,親自炒了幾個佐酒菜。這自然讓那對道侶受寵若驚,主要是尚未真正適應青萍劍宗的門風,相信他們很快就不會對這類事感到大驚小怪了。

劉聚寶和郁泮水,則主動找到了玉圭宗,后者下榻之地,是密雪峰首屈一指的大宅子了。

這也是為何許多宗門慶典,某些個譜牒修士愿意咬牙給出一份子錢,也要削尖腦袋去參加的原因之一。

不單單是混個熟臉那么務虛的事情,許多實打實的賣賣,大生意,真就是這么湊在一起談下來的。

當然對劉財神來說,肯定不在此列。

在去的路上,郁泮水笑道:“即便是宗字頭的慶典收賀禮,一口氣收下這么多顆谷雨錢,為數不多吧”

劉聚寶點頭道:“上一次,可能是韋赦躋身上五境,再上一次,大概是于玄再次創建下宗。”

一旦某個宗門的下宗,再有下宗,那么就可以順勢升遷為“正宗”,或是被尊稱為“祖庭”了。

這在浩然歷史上,稱得上是屈指可數。

鐘魁帶著胖子,去找姚老將軍閑聊,剛好蒲山三人也在。

庾謹發現一件怪事,鐘魁瞧見了那位黃衣蕓,竟然還有幾分靦腆神色,說話嗓音都不一樣了,咬文嚼字的,在那兒裝斯文呢。

想我姑蘇,堂堂血性男兒,真心看不慣鐘魁這等做派,膩歪!

喝過酒,離開宅子后,鐘魁發現身邊這個胖子,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,就說了崔東山愿意歸還六成家當一事。

胖子立即彎曲膝蓋,雙手抓住鐘魁的胳膊,熱淚盈眶,帶著哭腔和顫音,喊道:“鐘魁兄!這等大恩大德,無以回報,讓小弟如何是好哇!”

鐘魁抖了抖手腕,嗤笑道:“下次再有酒局,就你這種酒品,跟狗喝去。”

胖子眼神哀怨道:“我這不是怕在酒桌上,搶了鐘兄弟的風頭嘛。”

鐘魁一把推開胖子的腦袋。

庾謹壓低嗓音問道:“鐘兄弟,你是看上黃衣蕓了好巧,咱哥倆眼光差不多,罷了,為了兄弟,忍痛割愛又何妨,需不需要我幫忙牽線搭橋對付女子,尤其是這種極其出彩的女子,小弟還是很有點天賦的。”

鐘魁笑道:“想啥呢,就是年少時很仰慕葉山主,喜歡當然是喜歡,但是跟那種男女之情的喜歡,又沒什么關系。”

庾謹感嘆不已,“我就佩服鐘魁兄這種言語坦率、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!”

一說到女子,庾謹就氣得直跺腳,這個陳平安,當自己是整座百花福地的太上客卿嗎!

只是再一想,摸著良心說話,這小子如此年輕有為,又有那么點擔當,我要是他,橫著走都算我庾謹不講排場。

鐘魁雙手籠袖,緩緩而行,抬頭望天。

多少人來看明月,誰知倒被明月看。

種秋找到了邵坡仙,蒙瓏,石湫。

種秋來此主要是轉告兩事,一是黃庭國境內的紫陽府吳懿,她極有可能在近期進入桐葉洲,不是那種游歷,而是打算正式落腳桐葉洲,吳懿愿意主動擔任他們在燐河畔立國后的護國真人,邵坡仙笑望向身邊的侍女,蒙瓏如今在山水譜牒上邊的名字,是獨孤蒙瓏。她笑著點頭,既然自己公子都沒意見,她當然是樂見其成的。

種秋之后拿出兩幅畫卷,一幅整個桐葉洲中部形勢圖,一幅燐河某段河流的,告訴三人,燐河會成為未來一條嶄新大瀆的主干河道之一,邵坡仙盯著兩幅畫卷,思量片刻,說道:“我們未來五岳的選擇,可能就要稍作改動了。”x

一旦立國,除了京城選址,還需要封禪五岳山君,以及邀請水神開府,聚攏離散的流民等等,而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,都需要依舊仰仗青萍劍宗的諸多傾斜,神仙錢,山上人脈,扶龍之臣。

道號“龍門”的果然,已經答應黃庭,成為太平山的記名供奉。

所以再過兩天,下山之后,果然就會帶著弟子談瀛洲,跟隨黃庭和護山供奉于負山,一起去往太平山舊址。

這位仙人,已經飛劍傳信一封回了鐵樹山,告訴如今住持宗門事務的師姐,自己準備在桐葉洲多待一年半載的。

對于上五境修士來說,出門游歷一趟,耗費幾年、甚至數十年光陰,都是很平常的事情。

除此之外,果然還動用私人關系,給中土神洲寄出數封密信,邀請幾個同樣是妖族出身的機關師和山上的營造大家,邀請他們來桐葉洲這邊“游歷”。

米裕,崔嵬,小陌,三位劍修,難得聚在一起。

外加一個在仙都山好像跟誰都不熟、唯一一個比較熟悉、其實又不愿與之熟悉的青同。

他們還喊上了先前破例參與祖師堂議事的兩個年少劍修,于斜回,何辜。

榮升為青萍劍宗首席供奉的米裕,與嫡傳弟子何辜,道場、府邸,會建造在仙都山的云上峰。

掌律崔嵬,弟子于斜回,道場建造在仙都山天邊峰,仙人掌。

而這兩位劍修,在家鄉劍氣長城那邊,都不曾收徒,所以當下兩個孩子,都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開山大弟子。

至于小陌在青萍劍宗這邊的臨時道場,最為樸素,沒有之一,就在仙都山的山腳落寶灘那邊,搭了個茅屋,就算是道場了。

一行人坐在大火盆邊,米裕彎腰伸手烤火取暖,抬頭笑道:“你們倆,都不是笨人,知道隱官大人為何把你們拉過去旁聽議事了吧”

何辜不樂意理睬這個在家鄉那邊聲名狼藉的師父,何況還是一句沒啥意思的明知故問,就悶不吭聲。

于斜回點頭道:“知道,因為我們兩個的本命飛劍,是可以給隱官大人幫上一點小忙的,反正既等于煉劍,又能游山玩水,何樂不為。”

小陌笑道:“是青萍劍宗。”

于斜回說道:“又沒啥兩樣。”

崔嵬也沒說什么,確實沒什么兩樣。

也就是在青萍劍宗了,否則在別座山頭,這里邊的差別,大了去。

浩然天下歷史上,一位下宗的宗主,跟上宗祖師堂那邊鬧翻的,或是關系弄得很僵,雖說不算太常見,卻也不算什么個例。

最夸張的一次,是流霞洲那邊某個大山頭,選址建造在金甲洲的下宗,不知為何,直接就宣布脫離了上宗,還通過山水邸報昭告天下,雖說最后沒成,但也曾鬧得沸沸揚揚,至今還是個山上笑談。那個宗門,經過這場內訌,沒過幾年,從下宗宗主,連同掌律、首席供奉、客卿在內,全部換了人,上下宗變得貌合神離,無論是底蘊深厚的上宗,還是原本蒸蒸日上的下宗,很快就都走了下坡路。

想要建立一個下宗,殊為不易,人心渙散了再想凝聚,更是難上加難。

米裕笑道:“不是祖師堂成員,卻能夠破例參與議事,不光是在青萍劍宗,在落魄山,都是頭一遭的事情,所以你們兩個,確實可以引以為傲了。”

于斜回撇撇嘴,學隱官大人雙手籠袖,“這算什么真本事,虛頭巴腦的。”

何辜點頭附和。

在九個劍仙胚子當中,何辜是個頭最高的,他的那把本命飛劍“飛來峰”,極其玄妙,只要祭出飛劍,好像天然就擁有一種如同能夠敕令山岳的天賦神通。當然被飛劍驅使山脈的規模大小,會與何辜的境界高低直接掛鉤。

何家的宅子,不在太象街或是玉笏街,但是底蘊深厚,而何家祖輩的歷代劍修,都出自刑官一脈。

所以何辜腰間懸掛的那把祖傳短劍,“讀書婢”,品秩不低。

若是在劍氣長城那邊,何辜的這把本命飛劍“飛來峰”,不會顯得如何出類拔萃,所以按照避暑行宮的品秩評定,至多只能列為乙下等,可是來到了浩然天下,卻是可以直接抬升兩個小臺階的,“飛來峰”完全可以躋身“乙上”之列。而且隨著將來于斜回的境界攀升,只要與人問劍,能夠揀選適宜戰場,幾乎等于大修士坐鎮小天地,殺力暴漲。

至于于斜回的那把本命飛劍“破字令”,不但是在浩然天下這邊,帶有一種禁忌意味,就連在劍氣長城和避暑行宮,根本沒有記錄在冊。因為一旦于斜回能夠成長為上五境劍修,尤其是大劍仙,那么對妖族練氣士,尤其是那些“真名”泄露的上五境妖族修士而言,簡直就是一種死傷都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無妄之災。

如果給個不那么恰當的比喻,于斜回在某種意義上,大劍仙于斜回,假設一個將來能夠參加城頭議事的于斜回。

就如同一個“小白澤”。被于斜回知曉妖族真名者,同境修士,領劍即傷。境界低于于斜回者,接劍即死。

崔嵬說道:“以后在仙都山這邊,要好好煉劍。”

何辜差點沒忍住,就要說一句你個元嬰境,好意思跟我說這個有的沒的

只是不知為何,斜眼看著那個自己名義上的師父,那張一年到頭不變的面癱臉孔,興許是在火光映照下,顯得稍微柔和幾分,何辜還是點點頭。

米裕揉了揉下巴,只得跟上一句,“斜回啊,你也一樣。”

結果于斜回直接話,老子煉劍,關你屁事。”

何辜哈哈大笑,瞥了眼那個面癱。

崔嵬扯動嘴角,難得笑了笑。

小陌低頭彎腰,給擱在鐵網上邊的那幾只粽子翻面,烤得金黃才好吃。

青同心情復雜,自己不喜歡劍修,果然是很有道理的事情。

天剛蒙蒙亮。

玉圭宗在今天的正午時分,就會乘坐自家渡船,離開青萍劍宗地界。

劉聚寶和郁泮水在昨夜就已經離開密雪峰。

徐獬也與玉圭宗打了聲招呼,單獨下山,率先返回渝州驅山渡。

陳平安都曾專程趕去送別。

今天在白玄的帶頭下,又拉上小米粒她們幾個,一起來找邱植耍。

其實邱植昨天就已經給了白玄那個九弈峰的收信劍房地址,雙方約好了以后經常飛劍聯系,白玄當然沒忘記偷偷暗示邱植,自己如今兜里沒幾個錢,手頭不寬裕啊,金山銀山一樣的家底,全部都放在落魄山那邊了。邱植就說沒事沒事,等他回了九弈峰,就趕緊先寄信一封到密雪峰這邊,會在里邊放幾顆神仙錢。

白玄當時就拍了拍邱植的肩膀,“年紀不大,靈光得很嘛,以后跟著我一起闖蕩江湖,咱倆雙劍合璧,所向披靡,砍誰不是砍。對了,在九弈峰那邊,或是其它山頭,如果你有看不順、又打不過的人,就與我打聲招呼,再告訴我對方下山游歷的大致行蹤路線,反正過不了幾天,我的境界就會嗖嗖嗖上去了,到時候我就跟隱官大人隨便找個由頭,單獨出門,去路上堵他,幫你把那家伙給那個,嗯懂吧”

邱植聽得頭皮發麻,趕緊搖頭道:“沒有沒有,九弈峰里里外外,對我都很好。”

他都有點后悔在那本英雄譜上邊花押蓋手印了。

今天邱植獨自一人出門,跟著白玄他們一起逛蕩游覽密雪峰。

那個名叫柴蕪的小姑娘,突然問邱植的九弈峰那邊有啥酒水。

邱植便照實說了,九弈峰自己不產仙家酒釀的,因為韋宗主不是太喜歡喝酒。

柴蕪就不再說什么。

邱植很快補上一句,但是畫眉峰的滴翠酒,和云窟福地那邊的幾種酒水,在我們桐葉洲都是極有名的。

柴蕪就眼睛一亮點點頭,說她如果以后有機會出門游歷,可能會去九弈峰做客。

不過小姑娘覺得近期懸了,怎么都得幾十年才能下山吧。

唉,資質太差,在自己這邊,傳授劍術和仙法一事,就連陳山主都知難而退了。

愁人是真愁人。

聽米大劍仙說,以前劍氣長城那邊有個姓董的,跟陳山主是好朋友,出門就從不帶錢,隨便喝酒。

羨慕是真羨慕。

那個叫周米粒的黑衣小姑娘,又是綠竹杖又是金扁擔的,話不多,但是她的身份可不簡單。x33小説手機端:tts:ヽ。

最早在青萍峰祖師堂里邊,得知她竟然是落魄山的護山供奉之后,邱植確實被嚇了一大跳。

小米粒從棉布挎包里邊掏出僅剩的瓜子,都給了邱植,說就是山下市井買的瓜子,別嫌棄啊。

主要是昨夜回了自己宅子,光顧著背著那只嶄新竹箱,都忘記招兵買馬了,然后大清早就被白玄拉來這邊。

邱植接過瓜子,連忙說不會不會。

小米粒抿嘴而笑。

邱植看了眼那個叫孫春王的同齡人。

孫春王好像總是這樣,冷冷看著他,總是一臉嫌棄的表情。

邱植就有點郁悶。

一下子變得不是那么開心。

正午時分,一行人找到玉圭宗修士,一起御風下山去往那座青衫渡。

除了陳平安和崔東山,還帶上了米裕,崔嵬,種秋。

可以說,整個青萍劍宗真正管事的,都出場了。

那場議事都已經結束,如此鄭重其事待客,只說在面子上,玉圭宗已經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到了玉圭宗那條渡船旁,陳平安開門見山道:“在商言商,先前議事,很多話,我和崔宗主,只能刻意說得比較生硬,若有得罪之處,還望海涵。”

姜蘅發現那位年輕隱官的游曳視線,竟然還有自己一份,小有意外,這位云窟福地的少主,還是笑著抱拳還禮,開口說了句不算違心的言語,“能夠理解。”

張豐谷坦誠說道:“若是我們雙方,玉圭宗和青萍劍宗,一南一北,都能夠通過開鑿大瀆一事的繁瑣事務中,真正認可對方的一宗門風與行事風格,到時候再來正式締結盟約,就算水到渠成了,我個人當然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。”

王霽是個暴脾氣,先前不是沒有半點怨言,覺得青萍劍宗太過端架子擺大譜,簡直就是半點面子都不給玉圭宗,結盟一事,明擺著就是雙方得利的好事,對方在矯情個什么,只是昨夜經由張豐谷詳細解釋過后,也就很快氣順了。

王霽只是難免感慨一句,在江湖上,一見投緣,可托生死。你們山上,真不咋的。

王霽畢竟才是剛剛進入玉圭宗神篆峰沒幾年的祖師堂供奉。

張豐谷當時只能苦笑言語一句,“大概如那江河在陸地上彎彎繞繞,終究是奔流到海的。”

王霽默然點頭,希望如此。不然如果玉圭宗和青萍劍宗鬧掰了,后果不堪設想。家鄉桐葉洲,實在是經不起這種內斗了。

崔東山抱拳笑呵呵道:“不怨先生,都得怪我。”

陳平安有意無意,與王霽并肩而行,以心聲說道:“清節先生,可能我們青萍劍宗在這件事上邊的作為,確實是不那么痛快爽利,就當是好事多磨希望以后我們雙方能夠結盟了,我再與清節先生好好喝頓酒,哪怕萬一不成,在這桐葉洲,山河如此遼闊,不走獨木橋。”

王霽一愣,爽朗笑道:“這話,爽利!”

崔東山笑了笑。

不管先生與這位清節先生,說了什么內容。

同樣的話,自己來說,可能沒屁用。但是先生來說,就會被人相信。

自己何德何能,找到這樣的先生。

要不是有外人在,非得哭給先生看。

崔東山雙手抱住后腦勺,環顧四周,在這座被自己取名為青衫的渡口,以后會一點一點變得陌上花開,草木豐茂,四季如春的。

曾經的先生,在回鄉路上,牽著一匹瘦馬,隨水轉,轉山斜,斜陽古道,道旁孤村三兩家。山瘦水也瘦,馬瘦人更瘦。

日月驅光陰,江湖動客心。

新年春風里,陌上又花開。

下一次先生再出門遠游,再返鄉回家,肯定不會滿懷憂愁了。div

劍來 https://lnwow.org/Read/437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