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九百六十二章 陌上又花開 回到首頁

第九百六十二章 陌上又花開
劍來第九百六十二章 陌上又花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明月夜中,遍地月光如水,一行人離開拿云亭,裴錢拉著李寶瓶返回自己住處,她們久別重逢,可以聊的事情,實在太多了。

曹晴朗在陳平安和崔東山先后確認過后,并無任何隱患,不過崔東山還是建議曹晴朗,先不用著急正式煉劍,等到穩固好金丹境后,再去景星峰閉關,曹晴朗對此當然沒有任何異議。

曹晴朗帶著鄭又乾一起離開,雙方住處距離很近。

走在夜深人靜的山路上,鄭又乾試探性問道:“曹師兄,能不能跟你說個小小的心事”

主要還是覺得小師叔的這個學生,溫文爾雅,一看就是個讀書極有本事的,也對,曹師兄是那個大驪王朝的探花郎嘛,師父每次提起此事,也是相當高興的。

鄭又乾感覺崔宗主是個奇怪的人,至于裴師姐,鄭又乾也怕啊,咋個能不怕嘛。

在跨洲渡船上邊看的那些山水邸報,關于當年金甲洲戰場上的女子大宗師,可不止三兩封邸報提及“鄭錢”,看得鄭又乾總要心驚膽戰,那會兒總覺得“鄭錢”是個遠在天邊的人物,反正跟自己沒啥關系,結果倒好,她竟然是小師叔的開山大弟子,一下子就成了自己的裴師姐,現在每次跟裴師姐說話不結巴,就已經讓鄭又乾覺得自己很有英雄氣概了。

曹晴朗笑道:“是因為自己的出身,遇見了我先生,還有我們這些師兄師姐們,心里總覺得有點小小的別扭”

鄭又乾使勁點頭,“是啊,愁呢。本來沒覺得特別算個啥,因為某個朋友,總喜歡拿這個說事,我再不多想,也要多想了,唉,越想越生自己的氣,確實挺沒出息的。”

曹晴朗笑道:“那你明兒就得與談瀛洲誠心誠意道聲謝嘍。”

鄭又乾一頭霧水,“啊我覺得不生她的氣,就已經很有大丈夫氣度了呢,為什么還要跟她道謝啊”

曹晴朗緩緩說道:“有些事,我只是說有些事,看似大家都故意不說,其實反而就是一直故意在說了。這樣的好心好意,當然是很好的,不過長久以往,興許也是一種負擔,有些時候還不如挑明了,不躲著它,它就自己跑開了。躲著它,它就跟我們的影子一樣,他人看待我們的眼神,我們以為的那些私底下的議論,就像人生路上白天的日光和晚上的月色,讓我們心里邊最放下的某件事,如影隨形。當然,這種另類的陪伴,有好有壞,不一定全是壞事,只不過這里邊的好與壞,以及具體的大小、比例,對我們心境的不同影響,曹師兄如今也不敢說太多,不過以后要是有所心得,可以再與你說說看。談瀛洲年紀不大,卻是個心細的,她是故意在你這邊當惡人,好讓你早點適應這種別扭,就像一場開卷考。”

鄭又乾恍然道:“明白了,還是曹師兄學問大!”

曹晴朗微笑道:“比起先生和崔師兄,我差得遠了。”

鄭又乾說道:“那也只是跟小師叔和崔宗主比較,不能說明曹師兄的學問就不大了。”

曹晴朗一時間無言以對。

這口氣,真像自家先生!

難怪先生這么喜歡鄭又乾。

不知不覺走到了宅子門口,鄭又乾輕輕推門,沒推開,加重力道再推了一次,還是不成,竟然栓門了。

這個談瀛洲,說好了別栓門別栓門,咋個就是記不住呢,忘性大,難怪總是丟三落四。

曹晴朗抬了抬下巴,滿臉笑意,示意鄭又乾“翻墻”就是了。

門內突然響起一聲怒喝,“門外是哪個小蟊賊!速速報上名來,若是那行兇的歹人,定叫你有來無回!”

鄭又乾撓撓頭,被曹師兄撞見這一幕,就挺難為情的,“我。”

談瀛洲怒道:“何方神圣,名字如此古怪,竟然叫我勸你趕緊拿出一點誠意來,既然都是走夜路混飯吃的江湖人,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,劃出道來,與姑奶奶比試一場,問拳問劍都無妨!”

曹晴朗走向前幾步,輕聲笑道:“是我,曹晴朗。”

談瀛洲趕緊開門,小姑娘站在門口,擠出笑臉,神色靦腆道:“見過曹仙師。”

曹晴朗笑著點頭,“打攪,我就不進去了,回頭再找龍門前輩請教那幅黃河奔流圖的真偽。”

談瀛洲使勁點頭,小事小事,不在話下。

師父說過,這個曹先生,修行路上后勁很足,以后的成就,半點不輸同門的師姐裴錢。

談瀛洲眼角余光發現杵在一旁的鄭又乾,目不斜視繃著臉,沒啥表情,小姑娘這才心里好受點。

曹晴朗獨自夜行,卻沒有直接返回住處,而是原路折返,來到那座拿云亭,踢了靴子,盤腿而坐。

曹晴朗的道場,在綢繆山景星峰,按照曹晴朗的設想,這處所謂的道場,既不豪奢,不會學那些地仙大興土木,府邸連綿,瓊樓玉宇,也不至于太過簡陋,畢竟那些珍本善本書籍,還有一些喜歡的字畫,都比較金貴和嬌氣,所以必須有一座專門用來藏書的二層小樓,而文人書齋,一般都會有個名號,先前圍爐而坐,曹晴朗就請先生幫忙取個名字。

先生好像早有腹稿,不假思索就給出了那個書齋名號。

豁然齋。

若是單獨將“豁”這個字拎出來,其實不屬于“美字”,因為無論是作為動詞還是名字,皆寓意不佳,其中就有說是野草和莊稼混長在一起,但是“豁”一旦與“然”字湊堆為鄰,意思就一下子截然不同了。比如讀書治學一道,豁然意解,仿佛沉疴頓愈。而最為通俗用法的那個“豁然開朗”,既可以用來形容一個人視野,也可以說是一個人的某種心境。

此外曹晴朗的名字里邊,本就帶個“朗”字。

但是先生給出這個這么好的書齋名的那一刻,曹晴朗卻從先生眼中,看到了一種相當陌生、卻也不算第一次見到的小心翼翼。

先生的臉色和眼神最深處,是愧疚。

好像這種寄予厚望,就會讓先生覺得愧疚。

為什么呢。

曹晴朗終于知道某個答案了,當年在家鄉藕花福地,當年是還不是先生的陳先生,送自己去學塾上課的路上,陳先生幫忙撐傘,與自己站在街巷拐角處,陳先生撐著傘停下腳步,為什么會幾次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沉默,然后帶著自己繼續趕路。

先生是過來人,明明知道如何讓一個孩子渡過心關,熬過苦難。但是那會兒的陳先生,他當時依舊不敢開口,大概是因為先生覺得,對一個還是孩子的人來說,早早懂得哪怕明明是某個極好的道理,所謂的更早懂事,就是一種殘忍。

因為當年曹晴朗的祖宅里邊,住著兩個同齡人。所以陳先生不愿意讓一個他覺得已經很懂事的可憐孩子,去為了一個不懂事的可憐孩子,變得更懂事。天底下沒有這樣的道理。

曹晴朗背靠著亭柱,可惜自己沒有隨身攜帶酒水的習慣。

這么好的先生,怎么就被自己找到了呢。

小米粒離開大白鵝的宅子后,又悄悄返回,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裴總舵主跟盟主大人商談大事呢,她如今官兒不夠大哩。

發現好人山主坐在院子里,腳邊堆滿了長短不一的青竹管。

小米粒蹲在一旁,看出端倪了,是好人山主的看家本領了,在打造竹箱呢。

小米粒輕聲問道:“好人山主,能給我也做一只書箱么”

陳平安微笑道:“當然沒問題啊。”

當年去大隋山崖書院的游學路上,給寶瓶打造的那只竹箱,已經太小了。

小米粒說道:“我的那只書箱,可以放在最后便做,就用剩余的竹子,小小的,都么的關系。”

陳平安笑道:“這堆竹子,做三只竹箱怎么都夠了。”

寶瓶,又乾,再加上小米粒的,沒任何問題。

崔東山在屋內書桌那邊嚷嚷道:“先生!”

陳平安頭也不抬,“滾。”

崔東山立即笑容燦爛道:“好嘞!”

果然先生還是跟自己這個得意學生,最不見外,天氣冷,但是學生心里暖啊。

大師姐,曹師弟,你們挨過先生的罵嗎何況別說挨罵了,咱可是都挨過打的。

大白鵝繼續埋頭算賬,一手提筆書寫賬目,一手打算盤劈啪作響。

自家青萍劍宗的賬簿上邊,因為觀禮道賀一事,一下子就多出了好幾筆谷雨錢。

大泉王朝,禮部尚書李錫齡帶來八十顆谷雨錢,對于如今捉襟見肘的大泉戶部來說,真可謂是雪上加霜了。

玉圭宗那邊的八百顆谷雨錢。財大氣粗,不愧是咱們桐葉洲的頭把交椅!

姜氏云窟福地的黃鶴磯與硯山,按照往年的入賬,拋開成本,平均下來,每年約莫是七八十顆谷雨錢的收益。不多很多了!

何況是足足五百年的長遠收益周首席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就從不讓人失望。

本來崔宗主都想順應民心,寫封密信到蠻荒天下某處渡口,好好勸已經是半個外人的周首席一句,如果沒事,就別來青萍劍宗做客了,我們都擔心小陌誤會。

現在看來,這封信還是要寫的,就只是不寫這句話了,傷感情,不合適,得在信上多與周首席敘敘舊,噓寒問暖。落魄山的首席供奉,既然是仙都山的半個外人,那就也是半個自家人嘛。我們青萍劍宗,必須歡迎周首席回家。

其實裴錢先前背著師父,已經偷偷將那件咫尺物交給了崔東山。

大師姐說連同咫尺物在內,加上那一千顆谷雨錢,算是她借給小師兄和青萍劍宗的,不收利息。

崔東山當然不敢收,明擺著要被先生罵的,但是當時看著大師姐的架勢,就從不敢收,變成了不敢不收。

被先生當面訓幾句,總好過被大師姐記賬本吧。

他娘的,找個機會,把白玄的那部英雄譜供出去,看看能不能在大師姐那邊將自己的全部債務一筆勾銷。

老真人梁爽他們幾個貴客,賀禮加在一起,也不到二十顆谷雨錢,可畢竟是貨真價實的谷雨錢吶,如果折算成雪花錢,就是好大一堆了。

還有那艘“桐蔭”渡船,這會兒已經停靠在“青衫渡”那邊,跟那條跨洲風鳶渡船,一大一小當鄰居呢。

陳平安問道:“大泉王朝那邊,六十年內,大概能找到幾個劍修胚子你能不能有個大致估算”

崔東山想了想,“桐葉洲的劍道氣運,實在是讓人一言難盡。如果按照常理,甲子之內,即便一國境內被挖地三尺了,估計都只能找到兩個三個不過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了,有先生在此坐鎮,再加上大泉姚氏自身就能夠吸納一洲氣運的緣故,數量大概能翻一番”

陳平安說道:“大泉那邊也不容易,百廢待興,處處都需要用錢,還要維持與桐葉洲第一王朝相符的邊軍兵力,我們就假設有五名劍修來仙都山修行好了,規矩還是那么個規矩,他們煉劍所消耗的天材地寶,你就跟大泉戶部那邊打個對折,再報個數目過去,等到甲子之后,如果大泉王朝徹底緩過來了,就不用打折了,該是多少神仙錢就多少。”

崔東山嗯了一聲,“聽先生的。”

蒲山那邊,送出了兩張地契,至少價值五六百谷雨錢,其中一座山頭,早已荒廢多年,但是占地廣,而且自古就有銀礦,在歷史上一直斷斷續續開采或封禁,要不是它屬于蒲山云草堂的私人地盤,那個最新恢復國祚的朝廷,早就吭哧吭哧開山去了。外一處飛地,因為算不得什么風水勝地,在那場戰事中反而得以逃過一劫,當下有個在天目書院那邊報備過的小仙府門派,幾十號流離失所的譜牒修士,都成了山澤野修,便干脆聚在一起抱團取暖,算是正兒八經開山立派了,初代掌門是個龍門境老修士,因為他與蒲山有點香火情,而蒲山又是個一貫大度的,所以就只是意思意思,收下對方砸鍋賣鐵湊出來的幾顆小暑錢,便將山頭租賃出去了,先前種秋說此地能夠作為一位金丹地仙的道場,并非溢美之詞。

崔東山笑道:“裘供奉好眼力,剛好留下了最值錢的三樣龍宮舊藏,否則就不是估價六百顆谷雨錢了,賀禮怎么都能翻一番。”

陳平安忍不住笑罵道:“那是裘嬤嬤留給胡楚菱的,然后胡楚菱還是你的嫡傳弟子,你還有臉說這個”

陳平安轉頭望向小米粒,“對吧,小米粒”

小米粒撓撓臉,“是不太應該哈。”

崔東山之所以打算盤記賬,主要是在仔細記錄青同道友的那些鎮妖樓舊藏珍寶,實在是數量太多,光是那些孤本的書目,就可以單獨成書了,各色寶貝就這么積少成多,總價自然就特別可觀了。

先前種夫子在青萍峰祖師堂內,說是一千兩百顆谷雨錢,不能說是“謊報”價格,而是這個價格,屬于早年的市價行情,在如今靈器、法寶多多益善的桐葉洲,故而是有極大溢價的,根本不愁銷路,只會被打破頭瘋搶,會不會有修士覺得被殺豬來來來,只管往老子錢包這邊使勁砍。所以種秋這個青萍劍宗的賬房先生,一開始是比較猶豫的,結果被崔宗主好說歹說,才昧著良心報了那個價格,所幸那位青同道友,如今也成為了祖師堂有椅子的記名供奉。

此外還有那個胖子姑蘇的幾成家底。

可能這才是真正的賀禮大頭。

畢竟是一位扶搖洲帝王出身的飛升境鬼物。

陳平安說道:“庾謹的那些家當,除了已經還回去的,其余四成,先留著不去動分毫。”

以后開鑿大瀆一事,可能需要庾謹出手幫忙,到時候這些本就屬于這頭鬼仙的家底,找機會一一還回去就是了。

崔東山滿臉訝異,啊了一聲,“先生,仙都山這邊只留下三成。”

陳平安立即站起身,就要去清查賬目,崔東山連忙合上賬簿,哈哈笑道:“記錯了記錯了,是四成。”

陳平安坐回竹椅,繼續打造竹箱,“光是實打實的谷雨錢,就有多少顆了你們青萍劍宗還跟不跟我哭窮了”

崔東山如遭雷擊,傷心欲絕道:“小米粒,你聽聽,先生說的是你們青萍劍宗,像話嗎你說傷人不傷人”

小米粒搖頭晃腦做個鬼臉,“你們,你們。我們落魄山,我們落魄山。”

崔東山靠著椅子,雙腿亂踹,揮動袖子,“這日子沒法過了,連右護法都開始欺負人了。”

小米粒趕忙跑進屋子,踮起腳尖,伸手擋在嘴邊,與側身趴在椅把手的大白鵝竊竊私語。

雖然典禮已經結束,但其實密雪峰這邊的各個宅子府邸,都各有各的客人登門拜訪。

比如張山峰就找到了太徽劍宗的年輕宗主,劈頭蓋臉就是一句,“劉宗主,我酒量不行。”

白首笑得肚子疼。

劉景龍笑道:“沒事,我不勸酒。”

幫著張山峰和白首倒了兩碗酒,劉景龍抬起手中酒碗,與張山峰輕輕磕碰一下,問了一個好奇已久的問題。

劉景龍笑著解釋道:“我當然不喜歡喝酒,但是那些被某人慫恿,來找我喝酒的人,既然是他的朋友,我覺得肯定值得認識。”

年輕道士喝了一大口酒水,笑道:“說實話,能夠跟劉宗主同桌喝酒,擱在二十年前,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”

劉景龍笑道:“這種話,信的人,肯定不多,我算一個。”

白首突然感嘆道:“那位人間最得意,還有蠻荒天下那位,以及咱們北俱蘆洲北邊的那個白裳,再加上我白首,咱們姓白的,在山上,大姓啊!”

張山峰開始認真琢磨姓張的山巔修士有哪些了。

劉景龍倍感無奈。

白首抿了一口酒,自顧自點頭道:“聽說那個斬龍之人姓陳,再加上南婆娑洲那位肩挑日月的醇儒,以及我的好兄弟陳平安,姓陳的,排在第二好了。”

裘瀆帶著醋醋,去拜會舊玉芝崗淑儀樓三位修士。

落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劍來 https://lnwow.org/Read/437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