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二五一章 紫荊雙魔 回到首頁

第一二五一章 紫荊雙魔
仙焰第一二五一章 紫荊雙魔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,而戚姓大漢有些急不可耐時,忽然一聲粗粗的吼聲從某個方向遠遠傳來,接著某一方向,又想起陣陣爆鳴廝殺的聲音!

吼聲隨即變得有些凄厲狂躁,不過因為距離更近,二人聽在耳中越發清晰,有點像是駿馬嘶鳴般的怪叫!

“蛟龍妖獸!”這下兩人同時被驚動了,黑臉老夫尚未睜開眼睛,就幾乎和戚姓修士齊聲喊道。

“的確是蛟吟,而且聽聲音,只怕是一頭金丹妖蛟,這種高階妖獸怎會出現在此片海域,不對!妖蛟不在島上,是從另一個方向來的!”黑臉老者一見鸝鳥驚顫的飛回肩頭,臉色微微一變后,有點失態的驚呼道。

至少在四大海域中的‘積雷海’,妖獸的數量比人族只怕還有所不如,畢竟海獸與妖獸也是天生的死敵,而海獸數量幾乎不可統計,一般妖獸在沒有誕生靈智前,往往就淪為了海獸的腹中美食。

平常就是找一頭三四級的妖獸都不是易事,怎么突然一下闖進來一頭金丹級別妖蛟了!

不過金丹妖獸也是初步產生了靈智,除非是金丹后期的七級妖獸,一般五六級金丹妖獸實力比起人類來,還是有所不如,兩人配合之下,心里瞬間都起了滅妖的心思。

"咦!不對!這頭妖蛟身后還有人,似乎正在追殺此獸,先看看再說,不要暴露了痕跡!"戚姓修士神念到底是強大一些,發現有新的情況后,立即收斂殺意的警惕道。

黑臉老者隨后也看除了不對勁,與戚姓修士配合過多次的此老,很是心領神會的點點頭,就同樣將自身氣息收斂的滴水不露。

才幾個呼吸間的工夫,那嘶鳴的聲音就攜著一層十余丈高的巨浪撲向了此地,這二人竭力隱藏神念探去,在那掀起的浪花中,果然發現了屬于蛟龍的血紅色鱗身和一只擺動劇烈的晶瑩蛟尾,陣陣妖風煞氣也是兇悍撲面而來。

但妖獸氣息時強時弱的變化著,并以二人豐富的獵殺妖獸經驗來看,妖獸發狂顯然是受了重傷,這更讓二老心里有了忌憚,能將一頭五級妖蛟追殺的如此狼狽之人,絕非好招惹的。

這時,此妖獸將戒心都放在身后了,沖到八角石臺附近后,儼然沒有發現這里有其他修仙者,竟毫不猶豫的從離兩人十余丈遠的地方飛過了過去。

二人倒是真想撿個大便宜,卻又摸不準情況,只好放任此獸先通過了。

相比妖蛟,二人最關心的是兩道沖向此地的黑色霞光,隔著老遠,此遁光所散發的陰煞氣息,就令他們二人心里大凜起來,

轉眼間,那團黑云也霹靂一般趕到了此處,但還是來晚一步,只見妖蛟瞬間沖到島外綠霧大陣附近,并毫不猶豫的一個翻滾,就卷起巨浪一閃即逝的飛進了綠霧之中。

綠霧中一陣翻涌后,無論妖蛟還是巨浪,都頃刻間石沉大海,很快消失不見了。

“哼!這是什么地方!是何人布置的陣法,竟敢壞我的好事!”黑氣見此情形,卻沒有緊追過去,而是在離島外數十丈的一處高空中停下,里面傳出一道陰厲的聲音。

與此同時,滾滾黑氣就地一散,露出里面兩道高大身形,鳩面藍發,面目粗獷,頭纏紅巾,最奇怪的是這兩人長得幾乎一模一樣,明顯是一對雙胞胎兄弟。

“紫荊雙煞!這兩個魔頭不在‘有熊島’待著,跑到我青魂門的地界作甚!”戚姓大漢一掃這二人的修為后,便發現只是兩名貨真價實的結丹初期,這心里剛要一松,轉眼又看到這兩個藍發大漢說穿的罩袍肩頭處,繡著一枚醒目的淡綠色符印,上面一柄飛劍和禪杖的圖案對他們而言,實在太熟悉不過了!

“四星狩師!我們豫靈島海域除了藍婆子一人外,就再沒有第二個了,而且只是結丹初期境界,聽戚兄的意思,你認識他們?”黑臉老者感受到結丹期的雙胞大漢氣息隱隱令他有些壓抑,不禁口氣一沉的傳音問道。

“這兩人戚某也是頭一次見到,不過倒是最近聽過一點傳聞,據說‘鐵穹門’,‘七刀殿’的幾個老家伙為了能和化意門分庭抗禮,花了不小的代價去‘魔熊宮’請來幫手,多半就是這眼前紫荊雙煞這兩個魔頭吧。”

聽到這種解釋,黑臉老者可是震驚不小,這雙胞結丹修士來頭還真不還小。

‘魔熊宮’算得上是墨牙海疆第一流的勢力了,這種頂級宗門連化意門都不放在眼里的,可不是他區區孤家寡人能招惹的。

當然,魔熊宮的勢力離此也山高皇帝遠,真要留下這兩人,只要活辦得干凈利索,也不必太顧忌。

“戚兄,你是什么意思,看樣子這兩個魔頭準備硬闖了,這里是青魂門地界,完全可以找個借口讓他們離開,要現身嗎,如果里面真是偃月寶藏,恐怕你我一旦錯過了,此生都不會在有這等機遇。”黑臉老者眼珠滴溜溜一轉,聲音頗有點緊張的問道。

戚姓大漢聞言,眉宇間稍有些異動,但沒有一下答應,目光往四下掃了起來。

但此刻其心里卻思緒飛轉,自己可不像黑臉老者,得罪了這兩個魔頭后能拍屁股走人,青魂門根基還在此處呢!

“先別動手,萬狩盟的四星狩師個個都不是善茬,一些沒有完成過四星任務的結丹中期修士,都沒有此稱號,足以證明這二人沒這么好應付。”戚姓修士沉吟了片刻,還是有點心虛。

黑臉老者再望了望綠色霧島方向,又掃了紅巾大漢二人一眼,不禁一咬牙道:“那好吧,反正偃月寶藏還不能確定,沒有必要和不知底細的人動手,要不就讓這兩個魔頭先去摸摸底,他們要是能破陣,也替我二人省了不少功夫,到時漁翁得利還說不定的。”

黑臉老者皺眉想了想,又得出這么一個能說服自己的結論來。

畢竟結丹境界都是經歷重重磨難走過來的,能成為一方霸主,自然都是隨時都能冷靜下來的人。

可這二人均意想不到的是,當他們還在私下商議如何利用兩名藍發修士時,被他們口中稱之為‘紫荊雙煞’的二人,在仔細看過綠霧怪陣后,竟同時面色一變的扭首過來,兩雙森厲的眼光落在了隱藏的禁制上!

黑臉老者本來對自己的寶物有幾分信心,可一對上雙魔的目光,就膽怯了幾分,正想再加大對石臺靈力灌輸時,這兩名藍發魔修身上黑色魔氣一冒后,化為一團魔云就此朝這里大咧咧激射過來。

而且魔云根本不像過來打招呼的樣子,驀然又從里面噴出一蓬黑色光絲來,隨意在半空光華一晃后,就化為一道丈許長黑色光刃,狠狠斬了過去。

“不好!對方發現咱們了!”戚姓大漢見狀,臉色‘唰’的一下異常難看,同時飛快從懷里一摸,取出一塊赤色布袍祭了出去。

赤光眨眼間就沖出禁制,并變成一股赤霞,將黑色光刃收了進去,‘轟隆隆’幾聲巨響后,粗大黑光在赤霞中翻滾了幾下,令赤霞狂顫不停,但讓兩名藍發魔修沒想到的是,直到黑色光刃威能耗盡,也沒能掙脫而出。

赤霞隨即重新化為布袍模樣,并上下符光流轉的被戚姓大漢收了起來。

此刻二人也沒有掩飾的必要,撤掉禁制后,偌大的石臺和上面的一切,都清晰的露出,但無論是黑臉老者還是戚姓大漢,都充滿警惕的望著對方。

“青魂門的‘戚道友’,游離真人‘季北山’,兩位在這里干什么?”黑霞在數十丈外停下,并沒有要再出手的樣子,只是里面冷冷傳出一道聲音問道。

“你認識我們?不過這話應該是戚某問才對,二位沒事跑到本門禁地做什么?”戚姓修士也是經歷不少風浪之人,當然不可能說實話了,心念只是一轉,就毫無善意的問道。

“禁地?把這種不拔之地說成是禁地,也就你們這些老糊涂能想得出來,鬼才相信!”另一名嗓子沙啞些的聲音,毫不客氣的陰沉說道。

“大哥!管他娘的是不是禁地,反正剛才過來的時候,已經殺了一批小的,也不必再對這老的客氣什么!”剛才粗狂些的聲音又說道。

這兩位來到豫靈島海域前,就對此片區域的修士實力都大致了解了,對面前的二人更是所知不少,只要自己兄弟聯起手來,大可不放在眼里。

不過真要和兩名結丹修士動起手來,萬一耽誤了捕蛟的事情,又得不嘗試,這讓二魔有點氣惱。

“你說本門弟子被你殺了!好個魔頭!太不將...”

“戚兄先別生氣,這當中也許有誤會也說不定的,不妨聽老朽一言。”黑臉老者實在不愿現在就大動干戈,何況因為青魂門弟子的死活,就把自己拉下水,這筆買賣太劃不來了,此老一見戚姓大漢動怒后,急忙勸慰道。

戚姓大漢也只是一時咽不下那口氣,但真要報仇勝負如何,還是心里沒底,便冷哼一聲暫時將怒火壓下。

“我想二位是覺得剛才那條妖蛟跑進這處大陣是我二人搞的鬼吧,這可就不講道理了,難道我們還能事先知道二位獵殺妖獸的一舉一動,并提前布置埋伏不成?兩位要是不信的話,大可進去陣內抓捕那頭妖蛟,老朽和戚道友絕不阻攔。”黑臉老者上下打量了魔云幾眼,就緩緩開口道。

“什么意思,你是說布置陣法的另有他人,但這里面的雷聲又是怎么回事,這可不像是金丹雷劫,二位既然將此處化為禁地,應該知道里面的情況吧。”一說到陣法中還有別人,魔云中的聲音頓時有點急躁,可馬上又鎮定的問道。

“布陣的肯定是位結丹道友,但聽這渡劫的雷聲,卻一定不是人類的,是不是妖靈老朽也不清楚,剛才老朽正和戚兄研究破陣的方法,我二人也想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。”黑臉老者半真半假的說道,倒真的是那么一回事。

“要真是妖獸渡劫,那還說得過去,但此種現象不會是異寶現世的征兆吧?”黑氣中粗狂聲音并不怎么太相信老者所言的樣子。

“閣下這話是什么意思,老朽有些不太明白了。”黑臉老者神色絲毫變化沒有的回道。

“嘿嘿!只是猜測一下,道友不必如此緊張,不管這陣法是不是你們布置的,只要妖蛟藏在里面,就沒什么好說的了,大哥!我看...”那粗嗓聲音說到一半,頓時語氣一頓,沒有了下文。

而見到對方突如其來的變化,一直鎮定的戚姓大漢和黑臉老者,卻不由心里大為不安,有點不好的預感了。

“大哥!你這消息可是真的?”片刻不到,黑氣中粗嗓的聲音忍不住激動說道,但只是限于在魔云中和另一位傳音交談。

“千真萬確!搜魂得來的想假也假不了,這樣說來,這個老家伙真沒句實話,不過眼下不是追究的時候,讓他們慢慢破陣吧,你我有宗門賜予的‘幻丹’在手,對破除陣法禁制可是有奇效的,而且你聽雷聲如此劇烈,真要是寶物絕對非同小可,消耗一枚幻丹又算得了什么。”那嘶啞嗓音陰笑了起來。

聽到這話,魔云中的兩人似乎很快有了決定,里面由那粗狂聲音再次說道:“既然是場誤會,我們兄弟也沒興趣再等下去,就不奉陪了。”

此時黑云內一名藍發魔修咽了咽口水,明顯心口不一的說道。

話音才落,黑云就肆無忌憚的繞開八角石臺這邊,從另一個方向,朝綠色霧島破空而去。

魔云遁光中隱藏兩人一直緊盯著身后方向,似乎有些擔心后面會有人偷襲似的,但直到他們穿進了綠霧中,也不見有人阻攔。

黑臉老者不知何時已將八角石臺收了起來,和戚姓大漢并肩停在半空,直到見到黑云徹底消失不見,臉色才逐漸陰沉下來。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請分享

仙焰

仙焰 https://lnwow.org/Read/1055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