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二五一章 紫荊雙魔 回到首頁

第一二五一章 紫荊雙魔
仙焰第一二五一章 紫荊雙魔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按《修羅骨道》記載,化血一般是渡劫后立刻能領悟的秘術,而化尸卻要等到血煞徹底恢復元氣,才能逐漸轉變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這兩步同時走完,紫血巫尸才算真正祭煉成功!

此刻尚處在鬼劫中,血煞就以做到了第一步,羅羽怎能不激動,難道真是那三只魅靈,令血煞靈智大開,短時間內就領悟了化血秘術。

一定是這樣!

除了魅靈以外,羅羽所做的一切都是循規蹈矩以《修羅骨道》為參照的,眼前的變化卻分明超出預料了。

這時,鬼劫落下的青色電光終于找到了宣泄口,無數的青色雷光爭先恐后從劫云中降下,轉眼間將紫色血云所在的那片空域化為了雷電交加的世界,紫色血云完全被困在里面。

連羅羽看著都心驚不已,這些交叉降下的雷霆閃電幾乎密不透風的對紫色血水狂劈不停,血光一波波在雷聲中潰滅,一眨眼就千瘡百孔,可見這鬼劫天雷是何等厲害。

但羅羽眼皮僅僅跳了一下,就鎮定的松了口氣,只見天上的紫血通體顫抖,奮力在雷電之力籠罩下變形躲閃,但就是頑石一樣死不毀滅,甚至血水中沖劫云發出的狂吼聲,也一直沒有顯出削弱之態。

雖在渡劫期間無法溝通血煞,但眼前這種情況,羅羽還是隱隱判斷出血煞不太畏懼這種程度的雷擊。

果不其然在半個多時辰的對抗后,當血水逐漸適應了外部環境,就呈現出一幅很奇特的情形在高空。

紫色的血云均勻的平鋪開來,化為一個數丈大小的大圓血盤,但盤中紫光卻與血光涇渭分明的各占一半,二者追逐旋轉,竟像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紫血色陰陽魚。

更為不可思議的是,在血盤中間倒插著一根半尺長,灰白色的骨條!

這骨條出現后,就仿佛平地上豎起的高山,雷蛟電弧大受吸引的幾乎都紛紛朝著骨條劈去,奇怪的是,此骨看似脆弱不堪,卻似乎有削弱雷劫的詭異功效,經過骨條傳導的雷弧,有大概三分之一變成了烏色,反被血盤刮起的一陣血浪給卷走,仿佛成了補充血盤的養料了。

看到這根骨條,羅羽臉色先是一愣,隨即就認出了此物,這并非什么妖獸之骨,而是一截人類的脊椎!

這東西是他當年殺掉薛陰陽后,從其身上落下的那根焚而不化的脊骨,因為對此人陰陽法體大感興趣的緣故,羅羽一直將此骨交由血煞去培煉研究了,但具體有何用處,血煞一直未給過他任何消息。

現在看來,血煞還是將此骨煉化成為了自己的一部分,擁有了一定陰陽轉化的能力。

但連天雷這等至陽至剛之物也能削弱,這實在是意外之喜,仗著這種能力,日后血煞只怕都無懼修仙界大部分真陽之火,而不像一般的鬼物碰到這些會大受克制。

不過情況是有些好轉,但還是不能懈怠分毫,這一波雷劫還不知要持續多久,而且后面應該還有第三波雷劫尚在醞釀,在羅羽翻雷罐無法相助的前提下,第三波雷劫完全要靠血煞自己了。

想到這里,羅羽盯著天上的神情,還是一如既往的凝重。

就在小島上雷云密布的幾日間,如此驚人的動靜自然驚動了附近大大小小的勢力,驚人動靜連數十里外都能隱隱察覺到了。

傳的最離譜,卻有最多人相信的,是此島將有異寶出世的消息,令不少修士也不認真掂量情況,就頭腦發熱的沖進了綠霧中,結果全是有去無回,留在外面的本命之物紛紛碎裂,連一個活口都沒有逃出來。

其中還有幾名筑基期的修士,也同樣無一例外。

連續有數十位修士冒然送命后,原本說此島有重寶的消息這才變成了里面藏著一頭妖魔,只是無人能肯定到底是妖還是魔。

總之,這樣一來任憑島上雷聲震天,日夜不停的有劫云匯聚呈現,但始終再未有人膽敢闖入了。

附近的修士原本達到筑基期的都沒幾人,詭異雷劫的出現,也只是被干擾到修行罷了,至少沒有擴散的危險跡象,還是不要人為財死的妄想尋寶了。

但沒過幾日隨著此地修士聚集的人數越多,在發生了幾次仇殺血拼后,一下令此島及附近海域變得不適合居住修煉起來,巨大多數修士為了不被麻煩找上門,選擇遠遠的避開此地。

短短數日,小島附近海域就冷清了許多,但還是陸陸續續有修士慕名而來,從懷著一腔興奮到最后黯然離開,無一人例外!

直至此片海域的龍頭宗派‘青魂門’出面,才平息了此地的騷亂。

羅羽并不知道,青魂門已經小島視為了禁地,不再允許任何人靠近了,不僅加派人手巡邏,聽說連青魂門的結丹師祖也聞訊出關趕到了這里。

在離小島綠霧數里外的海面上,憑空被四道禁制分割出一片空間來,但從外看去,根本發現不了禁制波動,這里似乎除了翻涌不斷的海水外,就空空如也了。

而在禁制光幕內,完全是另一番景象,里面有一塊數丈大的銀色八角石臺,如法器一般懸浮在半空,臺上只有兩人,均盤膝而坐。

那封鎖著四周的禁制,正是由巨大石臺上發出的透明瑩光所致,并且防御力還不弱的樣子,畢竟前方不遠處的鬼劫將這片海域攪亂的一塌糊涂了。

但石臺所在區域卻能在狂風海浪中穩如泰山。

“季兄,那陣法的奧妙你還沒有看破嗎?我們已經在此耽誤了兩日了,各種辦法都嘗試了一遍,此陣真有這么難破,別人不好說,季兄的陣法修為在豫靈鎮海域,可足以排進前三的。”說話的是一位身穿紫袍,面色淡金的中年修士,聲音隱隱帶著不耐之意的說道。

而他問話的對象,真是對面一名黑臉老者,此老身不滿五尺,面目丑陋,與中年修士壯碩的體型相比,破有些滑稽鮮明的意思。

但老者半睜半閉的目中偶爾閃過的一絲精芒和身上的結丹修士氣息,分明又是一位精明狡猾之輩。

“戚道友何必著急!這破陣一道,本就圖個靈機一現,要是想到了,自然下一刻就能進去,要是想不到,那就只有等下去,戚兄若是不相信,大可硬闖進去,不過老夫可不會冒險相陪的,戚兄要是考慮好了,可以告訴老夫一聲,憑你我多年的交情,老夫可以無償將這幾日對此陣的領悟告知道友。”黑臉老者不慌不忙的回道,面上淡然之色與戚姓修士的焦急相比,也十分鮮明。

“不過可別怪老夫事先沒有提醒你,雖然戚兄有幾樣不錯的護身寶物,但這次碰到的陣法絕對非同小可,雖說老夫無法估測其準確威力,但至少困住戚兄應該沒有問題的,這只是保守估計,若是里面再蘊藏殺陣的話,嘿嘿,后果不用老夫多說了吧。”黑臉老者這時已睜開了雙目,語氣平靜,卻異常肯定的說道。

“咳!戚某怎會信不過道友,在下對陣法多少也了解一點,自然知道季兄說地有道理。”戚姓大漢聽了這話,原本心里疑慮此老是在故意拖延時間,想獨吞寶物的心思大減,并想起了他最初來到此地,一人獨自闖進綠霧中,才在邊緣處潛進去一段就損失了一件重寶,還差點無法全身而退的情形,不禁心有余悸,面色微白地說道。

不過眼睜睜望著島內動靜越來越大,卻無計可施的心情,對接丹修士而言,也實在憋屈的很。

但戚姓大漢與黑臉老者相交數十年,深知對方把性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,除非他真有把握破陣,不然就是他許下天大好處,這老怪也絕不會陪他冒險的。

“可問題是,到現在為止,你我還無法確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,若真是魔窟或者某件洪荒寶物出世還好,可要是傳聞中的妖魔興風作浪,你我只怕進去了,也大有可能出不來的。”戚姓大漢苦笑了一聲,有幾分沮喪的說道。

“哼!這可不一定!”聽到這話,黑臉老者反而露出一絲不以為然的笑意來。

“哦?莫非季兄已經發現了什么?”戚姓修士先是露出訝色,頓時精神一震的追問道。

“嘿嘿!也談不上重大發現,只是想起戚兄曾說過,此島前段時間極有可能被一位陌生結丹修士強行占據,而老夫觀察過了,這片海域的靈氣連一般都算不上,又怎會有結丹修士冒著得罪貴門的風險,非要搶占這里,而那人來了不到數年,此地的異象就出現了,這說明什么,戚兄心里應該比老夫更清楚吧。”黑臉老者大有深意的說道。

聽了老者這番說辭,戚姓大漢臉上反倒有些無奈的樣子,心里權衡一番后,終于是覺得不給面前老怪實話實說,對方指不定會繼續陽奉陰違下去。

而戚姓大漢可拖不起,這里的異象再過幾日應該就能傳遍了,到時距離稍遠一些的宗門,也不會沒有好奇心的。

“也罷!本來這秘密戚某也不是有心欺瞞,而是連在下都無法確認真假,才沒有亂說出去,以免惹禍上身,不過話又說回來,戚某對季兄是絕對相信的,就是不說出來,等你我破陣而入后,道友也會知道一切的,不過既然季兄現在就問了,戚某也不是不能先表示一下誠意。”

在低頭沉吟了片刻后,戚姓修士終于長嘆一聲的道。

“這就對了,戚兄說出的實情越多,對老夫破陣肯定會有所幫助的,甚至若能找到此陣法的大概出處,破陣就容易多了,何況你我又不是第一次合作,上次同闖上古遺跡的時候,老夫帶著道友破除上古禁制,哪一次不是當著道友面平分寶物,可曾有過半點私心。”黑臉老者聽了此言,臉上一喜的撫掌說道。

“那長話短說吧,在兩百多年前的那一次剿滅天蛛教大戰時,戚某曾在這片海域擊殺過一對可疑修士,并對他們進行了搜魂,但當時戚某還只是筑基境界,也無法從同階道友腦海中得到全部記憶,只是得知湛藍海疆的偃月商盟,曾在這里建立過一個傳送陣,并且就在被滅的前幾日,這里的傳送陣還被使用過,后來戚某在附近多次搜查,卻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找到,要不是這次的異象出現,此事連在下都快忘了。”戚姓大漢心知被人家捏住了小辮子,臉色有些陰沉的解釋著。

“什么!那豈不是說一直沒被人找到的偃月寶藏......”黑臉老者只聽到這里,那份淡然之色驀然大變,眼中射出驚喜交加的目光。

“是不是偃月寶藏,還不能確定,但季兄和在下也討論過了,已經排除了妖獸渡劫的可能,更不會是陰魂鬼物的進階,那些異類根本不會看上這種貧瘠之地,所以是某種寶物或秘境現世的異兆可能性才是最大。”戚姓修士沒好氣的說道。

“戚兄說得有道理,不過除了那偃月寶藏外,還能有什么其他可能,難怪道友會如此隱瞞了,這種消息無論是誰知道了,都不會和別人分享的,不過既然目前只有你我二人知道,老夫自當竭盡全力,爭取在其他老怪物趕到之前,就悟出此陣的玄機來。”黑臉老者略微開解了一句,就按捺不住心頭狂喜,再次閉目衍算起來。

但這一次,在心神完全投入前,老者又從靈獸袋中放出一只通體淡白,雙目玄青的異種鸝鳥來,此鳥方一出現,就悅耳鳴叫,圍繞著老者轉來轉去,歡快之極的樣子。

在黑臉老者手上法訣一掐后,此鸝鳥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老者,在石臺上按照某種軌跡飛行起來。

戚姓修士知道此鳥的能力,只要黑臉老者與此鸝鳥施展心生感應秘術的話,對破除擁有幻術的陣法和禁制,有極大的增幅效果。

就是一想到之前他提出讓老者動用鸝鳥神通時,對方還聲稱鸝鳥正在修煉的話語,心里一陣的不甘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,兩個多時辰后,黑臉老者那里仍沒有絲毫動靜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仙焰 https://lnwow.org/Read/1055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