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二五零章 鬼劫臨 回到首頁

第一二五零章 鬼劫臨
仙焰第一二五零章 鬼劫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進入閉關后,洞府內的靈獸靈蟲,以及那些靈藥室的管理,羅羽在閉關前就給幾頭石象魔傀儡交代清楚了,這兩年洞府內倒也被大理的井井有條,并未有異常發生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可是最近幾日,羅羽一直緊閉的修煉室大門,卻重新開啟了,而他原本平靜的洞府內,也出現了許多不同尋常的地方。

似乎洞府內經常出現地震一樣轟隆隆的抖動之聲,連他所在的修煉室石壁也受到波及而晃動不已,起先羅羽只以為是海底風暴海嘯經過,不是什么奇怪的事,但突然一天心神收到血煞一閃即逝的念頭波動后,終于明白是什么事了!

這下羅羽顧不得自己的修煉,急忙收功出關。

洞府主廳內,一道金色人影露出‘半驚疑,半驚喜’的神色出現在玄陰靈泉旁邊,泛著淡金色的瞳孔透過籠罩水潭的黑霧,似乎在查看里面的情形。

正是被驚動出關的羅羽!

羅羽這么一站,近乎廢寢忘食,不是低頭坐在一旁面露苦思之色,就是有點手忙腳亂的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塊玉簡,對照黑霧變化湊個不停,時而還手舞足蹈比劃不斷。

在一連緊張了四五天,隨著洞府由幾天一次震動到每日數次,頻率和動靜都不斷加大后,羅羽終于有了結果。

“沒想到你果真快我一步,我這個主人...哎!”后面‘又是伺候的命’六個字還未說出,話語便就此打住,還是覺得這種時候不要亂說,別烏鴉嘴弄成了真的。

于是將臉上喜色一收,羅羽迅速一點腰間儲物袋,六團黃蒙蒙光球浮現在羅羽四周,漂浮在半空靈性的發出震顫嗚咽聲!

只見黃光里面,是一根根通體淡黃,仿若枯竹一樣的古樸陣旗,別看此陣旗毫不起眼,但上面的陣紋之密集復雜,羅羽至今都還沒研究透呢。

每一桿陣旗,都只有數寸長,宛如一把黃色小刀般精致。

羅羽沒有任何猶豫,十指上靈光閃閃,從這些陣旗連連探去,一股股涓涓細流般精純靈氣就注入到了陣旗之上。

在吸收羅羽龐大法力后,這六團黃光不僅沒有更耀眼,反而徹底收斂起來,變得如同厚土一樣的黃沉沉的顏色,但散發的古樸氣息,卻暴漲了幾倍。

接著六桿陣旗同時清鳴一聲的飛到黑霧上空,并按照某一規律排好,隱隱形成一個奇異的六芒星陣勢!

“封霞魂甲陣!起!”羅羽見此情形,卻像是早已演練好的一樣,口中不慌不忙的一念咒道。

這時,陣旗發出的長鳴聲為之一止,直接化為六道拇指粗細的一溜黃芒,直射向地面,轉眼間就消失在地表。

一陣安靜后,羅羽掐訣施法的雙手一聽,眼中卻猛然射出一道金光擊在地面上,同樣是消失的無影無蹤,但馬上地面就傳出低沉的嗡鳴自身,接著一股股黃霧,宛如一條條黃色蛟龍般圍繞玄陰靈泉翻滾起來。

不久后,驚人的一幕出現了。

只見那十幾條黃色小蛟,竟口中同時噴出一顆顆黃色晶珠,這些晶珠不斷有規律的組合下,隱隱形成了一個蛟龍環繞的壁罩,一下將整個玄陰靈泉都籠罩在里面。

羅羽此時已停止了施法,但黃色壁罩卻沒有停下,竟開始自行吸收原本死氣寂寥的黑霧,并與自身結合到一塊,使鼓起的壁罩越來越大,越來越高。

看到這一幕,羅羽臉上輕松了幾分,要是封霞魂甲陣沒有這吸收陰氣的后續變化,那他真是白費功夫去收集此陣了,而有了此種變化,封霞魂甲陣威力至少提升三層,經受鬼劫時的持久力也大幅度提升。

到時再加上玄陰封靈陣作為雙保險,渡過鬼劫的希望又大一分。

根據血煞此時的變化,按照《修羅骨道》上的記載,鬼劫降臨應該在七日后,到時羅羽只能在遠處等候,根本插不上手的。

也只有靠血煞自身毅力經過鬼劫的洗禮,才能真正蛻變至鬼王境!

不過,應付天地之威羅羽沒辦法,但在鬼劫來臨前,有可能阻礙血煞渡劫的一切不利因素,自然要迅速掃平。

心念至此,羅羽不敢耽擱的離開的洞府,直接經由一條連通海底的密道往海面飛去。

半柱香時間后,羅羽出現在這處海島上空,神念緩緩放出,識海中將島上一切清晰呈現。

附近依然停著幾艘海船,并且一眼望去,島上最高的幾座山峰上,還散發出或明或暗的禁制光芒,看來這兩年一直有修士生活在島上。

但從今天起,這座海島包括島外方圓十里,都不會允許有任何人出現了。

這想法一出,羅羽驟然間神念運轉幅度提升至極限,三階后期煉師的氣息從身上沖天而起,這般毫無顧忌的運轉下,海島上空一股磅礴浩瀚的金元力翻滾起來,并化為一片金色洪流江河入海般與羅羽身體產生共鳴!

整個海島天上響起了震耳欲聾的爆鳴,并且當天地元氣集中到如此稠密地步后,直接引得附近五行罡氣躁動不安,雷鳴狂風,暴雨地崩等山雨欲來的氣息最先出現在每一位筑基修士的神念內,但馬上連練氣期的低階修士也心驚膽顫發現天象變化了。

島上修士無論正在干什么的,都在手忙腳亂一陣后,撐起護體靈光抵擋這種憑空出現的威壓。

但沒過一會,十余道遁光在各種厲喝與咒罵聲中,來勢洶洶的沖出各自洞府。

這些人均沖著天上一團金色驕陽看的六神無主,甚至發懵時,一道森厲冰冷的聲音竟無視他們的體外護罩,直接傳進了這群人的耳中。

“所有人都聽好!這座海島我要了,給你們一個時辰收拾東西離開,時間一到誰還不走的話,就不必走了!”羅羽口中傳出的冷酷之極嗓音,是暗中運勁輔助過的,聲音配合天地元氣的波動,每一個字都如同一次颶風刮起一陣沖擊波來,將這十幾名修士沖的東倒西歪,臉色大變!

這群人中不過是三名筑基修士,修為最高之人也才筑基中期,連他一時間也覺得手腳發麻,仿佛只有在面對結丹祖師時才有的窒息感!

羅羽只是把話撂下后,就沒心思再理會這些人驚亂的神情了,他瞬間停止體內元力運轉,讓附近天空一下恢復了正常,同時身形直接朝島外飛去。

他字字入雷般話音落下的同時,下方一群修士才終于穩定了身形,一個個提心吊膽朝驕陽處再望去時,卻根本什么都沒有。

但誰也不是傻子,想到那人臨走前留下的一個時辰和憑對方明目張膽暴露的氣息,只怕對方完全滅掉這些人,也不用一個時辰,這時候他們哪還有選擇!

好在海外修仙界中,無故被高階修士奪去修煉之地的事情不是沒有,因此此地修士也只是大感倒霉后,就紛紛火急火燎趕回自己洞府收拾東西。

對修仙者來說,洞府沒了還可以再建,命都只有一條的,這位前輩還留給他們一點時間已是萬幸了,若碰到那種完全不講理的,就真是大半身家打水漂了!

羅羽則出現離海島數里外的一處風平浪靜海域上空,低頭對四周環境略一打量后,就身形一閃沖到了海下。

任何一座海島,在羅羽看來都是一座座半沉在海水里的大山。

而不到片刻工夫,羅羽就在海下數十丈深的位置找到了一個凸起的海巖,并埋下一桿精致小巧的翠綠陣旗。

既然要將整座海島都化為禁地,自然用他最拿手的玄梅浣花大陣,此陣是貨真價實的中階法陣,而且屬于偏幻術和防御的陣法,雖說不足以困死結丹境的修士,但若是筑基練氣之流誤闖其中,哪怕人數再多,也絕對有來無回。

血煞渡劫期間,當然要處于絕對安靜的環境。

但布置此等中階陣法并非一件容易的事,就是羅羽有過多次經驗,但到了海下完全不同的環境,也要重新進行衍算,他給出的一個時辰時間就是這么來的。

隨后的一段時間,羅羽幾乎在海下圍繞海島飛了一圈,徹底將十三桿陣旗一一落入指定位置后,才滿意的點點頭,長出了一口氣后,雙手驀然掐出一陣繁復古怪的法決,心神展開之下,十余道金光就從其手心幻化而出。

羅羽隨手一揚,一道金光直接落在腳下,剩下的都朝其他方向而去,眨眼就消失在黑漆漆的海水中。

不到片刻,十幾聲清鳴在海底響徹起來,與之一同出現的,是一道道翠綠光柱由海底騰空而去,宛如天柱般射向了高處。

翠綠光柱沒出現多久,羅羽身處海下也馬上感覺到海島一陣地動山搖,好一陣后才恢復正常。

見到玄梅浣花陣法沒有出現問題,羅羽倒沒有吝嗇靈石,就直接由此刻開始,將整座海島籠罩了起來。

隨即羅羽才稍微安心,并直接返回了岸上,羅羽幾乎一出現,就再次放出神念檢查島上是否還有隱匿不出的修士,果真一個人也沒有了。

看來這群修士手腳挺快的,竟都迅速搬離了,似乎真被羅羽之前的言語嚇到了,這對她來說自然最好了。

不過話說回來,羅羽絕不是心慈手軟之輩,玄梅浣花大陣是在他返回前就啟動了,真要有不長眼之輩走得慢了,羅羽這會可不會客氣的。

羅羽靜靜停在半空,過了一陣又一翻手掌,一疊陣法陣旗在他邊巡邊看下,在數十里大的小島地面上,重新布下幾種警示陣法和禁制,倒不是對玄梅浣花大陣不放心,是以防萬一出現某位高人,能無聲息的穿過玄梅浣花大陣,拿這些小玩意就能起到作用了。

海外修仙界也有許多深藏不漏之人,羅羽也只是在蒙州修仙界論起陣法來可以炫耀一下,在這里他還是很清醒的。

做完這些,羅羽回首望了一眼遠處,此時的海島上呈現出驚人的一幕,海島之外大約十里的范圍內,又被一片翻滾的綠霧所籠罩!

綠霧高也有數百丈,最高的山峰都比霧氣低了許多。

此刻若從島外觀察,則會發現綠霧的奇異之處,這些霧氣并非禁止不動,相反還順時針極有規律的旋轉震蕩,并以小島為中心,形成了一個高高凸起的半球形綠包,面積極大,看著就心驚動魄的。

而那群離島的修士,雖然匆匆忙忙都提前就走了,但憑他們的飛行速度,仍沒有走出太遠,因此但這群人老遠回頭看到曾經居住的小島發生如此巨大變化后,都一個個張目結舌,卻又很快,紛紛慶幸起自己當時走的果斷啊

十余名衣衫各異的一干人中,以一位黑袍老者為首的樣子,此人帶隊一直飛到離海島七八十里后才停下,讓眾人都歇一口氣。

那名前輩既然將整座島嶼都封鎖了,看來是不會失信的出來追殺他們。

“李師兄,你可猜出這位前輩是何方圣神,修為也太可怕了,肯定是位結丹期的祖師吧。”一名站在黑袍老者身邊的灰衣青年,滿臉的劫后余生之色,沖黑袍長者問道。

此話一出,跟在這三位筑基修士身后一圈練氣晚輩,才恍然從綠色霧島出現的驚駭中醒了過來。

“不管是什么人,都不是我等能招惹的,不過這座島上還有兩條屬于宗門資源的靈脈,就這樣在我們手上放棄了,回去就是想瞞也瞞不住了,暉師弟你說得不錯,光是對方布下的陣法,明顯就不是筑基期修士能辦到的,此事也只能稟告祖師了,但你們切記一點!在祖師沒有明確指示前,誰都不許將今日看到的一切外傳,否則別怪老夫沒提醒你們禍從口出。”黑袍老者臉色異常難看,深吸了一口氣的回到。

老者將布陣者的修為說得比較含糊,還是綜合考慮過的,就憑他百余年修煉經驗判斷,那十幾道從海底沖出的綠色光柱,仿佛有什么妖魔出世一樣,如此動靜只怕還不是一般結丹老怪,因此若事情傳揚出去惹怒了那位前輩,萬一給宗門招致滅門慘禍,他肯定不會有好下場。

聽到此回答,青年倒沒說什么,但另一位同樣身穿灰衣的中年人,卻露出憤憤之色:“對!一定要告訴祖師,誰不知道這片海域是我們青魂門地盤,如此被人欺上門來,我就不信師祖會坐視不理。”

“住嘴!邯師弟,我知道你栽培多年的‘菊龍草’一旦改變種植環境,就會藥效大減,但區區一味靈藥與你的身家性命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,與本派生死存亡比較起來,更微不足道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!”黑袍老者一聽這話,竟絲毫不給這位筑基修士面子,破口就是一頓訓斥。

“可師兄...我...”灰衣中年人聽聞后一陣耳赤,支支吾吾半響,最終還是不得不咽下一肚子怨氣。

“你不用說了,回去以后,其他人等我消息,邯師弟你就和我一起去面見師祖吧,免得你又惹出什么事來。”黑袍老者有點急眼的吩咐道,看到灰衣中年人躊躇不語的樣子,他實在放心不下,但此時誰的心情都不好,老者環視眾人又嘆息道:“我知道大伙都有損失,還讓你們裝聾作啞,滋味肯定不好受,但修仙界原本就是弱肉強食的,要怨就怨自己沒本事。”

見老者口氣驀然轉變,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,灰衣中年人也不是不識時務之人,也只有自嘆倒霉后,悶悶不樂的收起了臉上的不悅之色,同樣跟老者一道去面見師祖。

其他人在老者勸說下,更是不敢還口,都臉上有點不自然的同意了老者的建議。

于是一群人不敢多停留,看了看方向,當即向四面飛射而去,很快就遠離的不見了蹤影。

羅羽此時已返回了洞府,因為擔心血煞,所以一回來就直接來到玄陰靈泉附近,對血煞蛻變情形查看了一陣。

雖然他神念無法探入其中,但在靠近以后,血煞能面前給他傳回一些低弱的氣息波動,很具體的變化羅羽掌握不了,不過也能感覺到血煞氣息在一點點增強,同時也越發狂躁無法自制。

這種躁動只是法力修為的異變,并不會影響到羅羽對其的控制,血煞是練氣期誕生時就被羅羽種下了精神禁制,且如同結丹修士本命法寶一樣培煉至今,下意識仿佛是從羅羽身上分離出去的,根本不會有反噬的顧慮。

盡管做足了準備,羅羽心里還是難以平靜,血煞的這種狀態,讓他實在無法分心去做其他事情。

羅羽決定就在這里,照看血煞七天七夜,有他在附近,對血煞也是一種精神鼓舞的,順便羅羽也想見識一下,傳說的鬼劫到底有多厲害。

現在他布下的玄梅浣花大陣,已經將海底和島內島外都包圍地密不透風,等閑之輩是不會輕易闖入的,頂多就是要應付青魂門的那位,對羅羽而言,此人已算不上威脅。

當然鬼劫持續時間也又長又短,快的話一天就過去了,慢則拖上三日,三日基本沒誰能扛得下來,就怕渡劫時間一長,引起其他勢力都聞訊趕來就有些棘手了。

不過渡劫前面的這段時間,他也不能閑著,還是老老實實將《修羅骨道》中提出的要點處好好熟悉一遍,這種時候玉簡就是看上再多遍,也不會嫌多的。

好在以血煞煉制紫血巫尸,在《修羅骨道》中有幾位詳盡的描述,每一步都清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仙焰 https://lnwow.org/Read/1055/index.html